Wukan: China’s Democracy Experiment

Wukan: China’s Democracy Experiment

一連六集,講烏坎村2011年到2016年,佢係跟住幾個主要角色咁拍,所以好似睇劇咁。最後兩集峰迴路轉,好睇過日劇,坂元裕二都寫唔到。

有D野好有感覺。

村民只管埋怨,選舉後全旨意村委處理土地問題,明明選舉前大家都是村民,肩並肩抗爭。

無人帶領時,村民亂成一團嘈嘈嘈嘈嘈。有人開始用大聲公發言,全世界即刻靜晒。都在 make noise 但不行動。等人帶領既心態。

新村委變得建制,明明合法途徑沒法取回土地,仍想依法爭取,反對堵路,可惜村民唔係咁諗。

人與人之間毫無信任,覺得新村委沒有取回土地因為已被控制,甚至被收買。明明全村只有萬三人,大家認識數十年、甚至識左幾代。

新村委勢弧力弱,無法取回土地,而且得不到村民支持。

第五集賄款果段完全跟唔到,難為正邪定分界。或者本來就沒有所謂正邪,大家都不過是人。各有理想,各有弱點,也各有恐懼。

對那些看似自私或墮落的決定,也恨不起來。畢竟太熟悉這無力感,很理解。

新紮記者問村委,誰監聽你的電話。村委答,沒有「誰」,只有「他們」。

我的29+1

每天都在問,咁我地點。
很清楚唔想咁樣,但唔知想點,其實又可以點樣。
每個關於將來的問題,大都可以轉化為人生的意義。
每條問題都np-complete,大到我無從入手處理。

有時會想,寧願我們沒有選擇。點解你要係男人,點解?

希望一朝醒來,突然發現昨天的自己已經為明天的自己作了些決定。
可惜,每天都是今天。
今天太累,上上網,打掃一下,看一點書,賞花賞月賞秋香就好。

很好的偽裝,很像樣很靠譜的婚姻和工作。
其實願意commit,只因這兩者於我都是reversible。因為可以離婚和辭職,才願意一試。
也許這都是自欺,因為時間不能重來。試一年,就過一年。
讓我自欺一下,什麼都還未決定,什麼都有可能…

始終不願面對終期於盡。
希望現在仍是29-4,讓我再揮霍一下,再逃避一下。

Birthday Wishes

呢幾年既生日願望都冇變過,都係呢三個

 

(1) World Peace

希望少D武裝衝突啦。

呢樣野真心唔明,唔覺得好無聊架咩?

整鬼爛晒D地方咁做乜野 (drone footage of Aleppo, 當然有更多衝突係冇媒體去報導)

或者有人覺得為左某D野,係可以justify去犧牲一D人 (such as 繁榮穩定既經濟發展)

或者好似1984 O’Brien話,to seek power for the sake of power。

真心唔明

 

 

(2) 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

其實如果比少少時間去理解下而家有既資料,就會發覺人類文明都真係幾危。

近幾年,每年都比上年熱,每年都破紀錄。

氣候變化最恐怖既地方係冇人知會發生咩事。地球熱左幾度之後,Crop production會少左,糧食危機、水資源危機、好多山火、好多打風… 呢D就已經知道左。或者過左某個 tipping point,之後會有好巨大既變化,係冇人知。(2016年恐成史上最熱 全球海冰反常融化 天文台長:愈來愈大鑊, 睇下2016條線同前幾年完全唔同….)

一個 IT system 複雜少少,大家都會覺得︰「冇事冇幹千祈唔好搞佢」。地球既氣候,其實係個極複雜既 system,再加上整壞左應該冇人識 fix。

通常話升溫2度以內係 safe limit。Base line係工業革命前既溫度,而家已經去左1.5度…

溫度加得幾快係取決於greenhouse gas concentration,個concentration升跌係睇emission,所以成日講緊既 CO2 emission 只係講緊個acceleration。

睇到話 “Worldwide carbon emissions were flat for third year in a row“,只係溫度上升的加速度冇再上升。即係如果 Plot 條 Temperature-Time Graph,dy/dx > 0,只係 d2y/dx2 = 0 。

我覺得仲話控制到既人其實都真係好樂觀…

我地呢一兩代人,係要面對一個… 自人類進化成人類以來都未見過既氣候。

祝君好運

 

 

(3) Accountable Government

愈睇愈唔知道,到底一個理想既政制應該係點。現代既民主制,都算係 trial and error 出黎,算係咁既制度。

Plato 同 American founding fathers 都抗拒直接民主制,再加上 Brexit 同 Trump,真係會又再質疑呢個制度。會唔會有D民主制既前設跟本就錯左。

早排睇左D講 Roman Empire 既資料,科學鑑證結果話 slave 同 master 食既野其實一樣,都係有魚有肉。佢地個 slavery 制度就好似個包食宿既 employment,仲有D好 highly skilled,好似醫生。但做 slave ,就唔係 citizen ,冇左政治權利,財產繼承權等等。而 slave 同 freeman 只係個 legal status ,係有得轉既。

或者,會有人選擇放棄 freeman 既身份,但求溫飽。或者,人各有志。

我係咪質疑緊D普世價值,都係唔好再諗落去啦…

 

 

其實,都唔知道點樣係好,到底想見到D野變成點樣…

 

 

安身立命

見到有人 post 話 xanga 可以 export archive in wordpress format [1]。

其實我一直都有 save 低自己寫既野。

所以,就係度睇舊 post 啦。

 

有一篇,是畢業那一年的︰

大學畢業,到底要點樣樣?
廿一歲,到底要點樣樣?
希望找到我的位置。

 

但,
其實找不找到又有什麼分別?
我始終都會有我的位置。

 

為什麼要被需要?
為什麼想自己為身邊的人帶來好處?
為什麼呃飯食需要覺得不該?
為什麼能人所不能時會沾沾自喜?
為什麼沾沾自喜時要抑制表現?

 

因為自大,同時又討厭自己自大。
古怪心理。

 

也許是沒有意義的世界,給沒有意義的人類開的玩笑。
「傻啦,你好緊要架。」

 

這些年,一直都沒學會安身立命。

愈益熟悉如何處世,距離活著卻更遙遠了。

都為什麼?

好荒謬

 

[1] 重溫 Xanga 80後、90後7大集體回憶 | LIFESTYLE | 新Mon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