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無力感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烏鴉呢?

再說無力感。

2005年,灣仔利東街重建,一切抗爭終徒勞,印帖商戶四散。大家對囍帖街的消失感可惜,重建巨獸下又一亡魂。2013年命名囍歡里,網上也見一番爭議。

2015年,利東街重建後開幕,變成高級時裝餐飲商場。此後,無論閒日假日,不論晝夜,皆門庭若市。

香港人,用腳、用錢投了票。

抗爭失敗,至少團結過、發過聲。一次失敗、兩次失敗、百次失敗,還是會繼續。因為這是大家的權利所在,一起堅守的價值。

然後發現,這不是大家的價值。或者跟本沒有所謂「大家」。一廂情願,無人稀罕。

雨傘再失望無奈,不及曾俊華龍和道集氣大會一記迎頭痛擊。[1]

#這個叫香港的地方
#其實我不認識你

 

 

[1] 袁彌昌半年前與同伴一同締造「曾俊華神話」,深知這個年頭公關就是王道。「曾俊華實驗更加癲,只要出到嚟四四正正,講返啲人話,為香港人做返一啲嘢,你見我哋(曾俊華)政綱中 23 條比林鄭毒好多,但都 okay 嘅,啲人都唔會理你。」【中間道.4】以中間之名 進撃的建制派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Advertisements

Game Review: Orwell

Orwell,隻Game係玩監控市民。

個監控系統好廢。要自己upload資料,要逐個人向警方/軍方問資料,又要刨網頁、刨blog。

ISP又唔識搵敏感字、大學又唔識自我審查、傳媒又唔識自我審查,又唔識自動自覺交人名,警察拉人之前又要搵原因。

結局竟然係整到有犯罪證據,逼住要檢控,所以令監控系統曝光???
乜原來有證據就一定要檢控!?
等我睇攻略一直睇唔明…

最O咀既係,我真係捉緊炸彈狂徒…  

Wukan: China’s Democracy Experiment

Wukan: China’s Democracy Experiment

一連六集,講烏坎村2011年到2016年,佢係跟住幾個主要角色咁拍,所以好似睇劇咁。最後兩集峰迴路轉,好睇過日劇,坂元裕二都寫唔到。

有D野好有感覺。

村民只管埋怨,選舉後全旨意村委處理土地問題,明明選舉前大家都是村民,肩並肩抗爭。

無人帶領時,村民亂成一團嘈嘈嘈嘈嘈。有人開始用大聲公發言,全世界即刻靜晒。都在 make noise 但不行動。等人帶領既心態。

新村委變得建制,明明合法途徑沒法取回土地,仍想依法爭取,反對堵路,可惜村民唔係咁諗。

人與人之間毫無信任,覺得新村委沒有取回土地因為已被控制,甚至被收買。明明全村只有萬三人,大家認識數十年、甚至識左幾代。

新村委勢弧力弱,無法取回土地,而且得不到村民支持。

第五集賄款果段完全跟唔到,難為正邪定分界。或者本來就沒有所謂正邪,大家都不過是人。各有理想,各有弱點,也各有恐懼。

對那些看似自私或墮落的決定,也恨不起來。畢竟太熟悉這無力感,很理解。

新紮記者問村委,誰監聽你的電話。村委答,沒有「誰」,只有「他們」。

我的29+1

每天都在問,咁我地點。
很清楚唔想咁樣,但唔知想點,其實又可以點樣。
每個關於將來的問題,大都可以轉化為人生的意義。
每條問題都np-complete,大到我無從入手處理。

有時會想,寧願我們沒有選擇。點解你要係男人,點解?

希望一朝醒來,突然發現昨天的自己已經為明天的自己作了些決定。
可惜,每天都是今天。
今天太累,上上網,打掃一下,看一點書,賞花賞月賞秋香就好。

很好的偽裝,很像樣很靠譜的婚姻和工作。
其實願意commit,只因這兩者於我都是reversible。因為可以離婚和辭職,才願意一試。
也許這都是自欺,因為時間不能重來。試一年,就過一年。
讓我自欺一下,什麼都還未決定,什麼都有可能…

始終不願面對終期於盡。
希望現在仍是29-4,讓我再揮霍一下,再逃避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