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靜思

今晚乘了一敞電車由魚則魚涌到銅鑼灣。坐在上層頭位,往窗外看著前方。看不到乘客,沒有想自己的動作言行和衣著是否得體正常。吹著風發呆。

坐著呆著,久違的思緒漸漸浮出來。看著不同的大樓,竟想到了住屋問題。究竟古代有沒有住屋問題呢?可是唐宋元明清的士農工商的社會情況著實一慨不曉,那現代山區、郊區呢?如中國山區家庭,總有個住房吧,即使內裡什麼都沒有,病了沒錢醫。但是不是總能找個沒人佔領地方搭個房呢?那些不能上學的小孩,擔心的是教育費,即是不用擔心營養不良餓死吧。那,現在常說香港住屋糧食價格上漲,總有片瓦,有口飯吃。將這樣的環境給那些人,又會否滿意?還是總要追求更好?那期望的差距有多大?

結論未定,念頭已轉,自己想住那裡呢?附近有街市、舊式麵包店,最好還有砵仔糕炒栗子。其實我是多麼難過太古城變成現在的模樣,那家華昌粥麵名字依舊,感覺全然不同。這麼喜歡舊香港,小商店,討厭連鎖,光鮮的店舖,我是否遲了三十年出生?可是我已被困在這個時代,其實該如何安身立命?

神遊太虛,愈扯愈遠,此時電車到站了。

這是幾年以來很少有的思考呀!希望可以多獨處一點,多呆一點。

我卻預計,今後我將在資訊泛濫的汪洋繼續沉淪。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