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害怕死亡,害怕消失。

我怕搭飛機。早前某處升降機意外,好一陣子我怕搭升降機。颱風來時家裡搖搖擺擺,我害怕整座大廈扳倒。某些意外,無論身手如何敏捷亦躲不過,我害怕置身於這些處境。

八歲的某天,那時我在打機,大慨玩得不甚投入,想像我消失後的永久,驚心動魄,久不能平靜。過了幾年,我想像永生,原來同樣可怕。原來恐懼並非來自消失,乃自永遠。

早幾年有段時間抽離自己,像以第三身的角度看著自己的情緒起伏跌盪。誠然,若真能抽離,抽離之後我還剩下什麼?

曾經對人工智能嗤之以鼻,深覺這些愚蠢的feedback loop豈可跟意識混為一談。再想,也許我不過是個feedback loop。我懂看,機械人也懂看。我有自由意志,每次可作不同選擇,程式上也有randomize;我的自由意志,也許如程式上的隨機,皆早注定,毫無自由可言。

我感受到自己的,不外乎是一堆感覺,一堆動作,一堆思想,一堆反應。拜託!寫個程式也可以有這些。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思想,彷彿being programmed,必須如斯反應。到底我這個所謂的生物,跟那些所謂的死物多了什麼?

我仍然害怕消失。
但也許,我本不存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