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歷史

1. 香港二十八總督

早些時日購了《香港二十八總督》,在書店沒發現,回家一翻,書中盡是對殖民地統治的偏見,原來作者乃人民日報編輯。我沒看過中共口徑之香港史,倒不妨一看,卻愈看愈氣,終於在anobii寫了一大篇書評。[香港二十八總督 – aNobii]

作者歪曲事實,企圖說服讀者殖民地時代乃國恥。 作者對香港文化制度毫不認識,陪審團制度讓案件判決不脫離一般民意,作者竟然覺得荒謬,指「這樣重大的決定,香港居民幾乎都可以參與決定」。作者亦指政制改變令港人關心政治實乃罪大惡極,難道作者認為升斗小民應該只管吃飯睡覺? 作者種種立場與認知與一般香港市民所見所感相違。作者指1977年大赦削弱廉政公署威望,而香港貪污之風仍盛。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作者稱之其政治遊戲,指其有意挑戰基本法,作者香港一般市民對其不信服。 作者認為殖民地時代乃國恥,華人受欺壓,華文受歧視,華商受騙。介紹住房、控制賭博等政策後,如同介紹廉署一般,指出政策並無成效。但怎麼經歷重重失敗的殖民地香港,可由荒蕪小漁村蛻變成國際都會呢? 作者在描寫保良局「嫁女」時說明各種利是的上限,及局方人員不收分文,後加一句「如此廉政清明,不知記載是否完全確鑿」。保良局收留孤兒寡婦,非為牟利亦無利可圖。作者小人之心昭然若揭。 殖民地時代初期,有一事故五人失蹤,後搜索到四具屍體。法醫為工作之便,竟於報告寫上五具屍體。作者作結指英人草菅華人人命。故事之結局乃英人憤然指出法醫報告失實,法醫遭撤職。作者漠視事實,提前下結論,欲醜化英人。 此外書中有很多「有人說」「有報導指」等無從稽考的所謂理據,令我感到作者並不可信。 其實此書談及不同範疇,從故事深度亦見其資料搜集之勤。若沒有洗腦任務,將是一本好書。 後加︰剛看到「1891年初…德輔…經過香港機場的紅地毯…」萊特兄弟的經典試飛乃於1903年,我看我還是放棄這本書吧。

書裡說二戰後蘇聯於中國東北尋獲港督楊慕琦,卻稱未知為何楊慕琦會身處東北。欲到wikipedia解開謎團,卻赫然發現wiki上的資料來源正是此書。心裡一涼,在wiki搜尋書名 [對「香港二十八總督」的搜尋結果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發現此書已浸透各港督條目。資訊流通的今天,篡改歷史卻煞是簡單。

 

2. 歷史的沉重

早前於主場新聞看到這一篇《國族史觀 本土危機》,說親共大陸史家將要壟斷香港歷史觀點,著我們多加留意︰

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獲得親共商人的大筆捐款,計劃編寫《香港通史》。對於這個計劃,我們絕對不要等閒視之。當代中國研究所想怎樣撰寫香港的歷史,那是他們的「學術自由」。但香港人必須要編寫出建基於本土觀點的香港史。若我們坐視不理,任由中國國族主義的觀點壟斷香港史的論述,那我們所認識的香港,很可能會在歷史的長河中永不超生。 來自中國大陸的國族史觀要壟斷對香港史的話語權,非始於今天。在主權移交前後,中國大陸的史家為求論證中國在港主權的合理性,大量撰寫關於香港歷史的材料。王宏志教授在其《歷史的沉重》中,剖析了大陸國族史觀如何詮釋香港的歷史。

雖然牛津出版社及香港大學出版社也有出版一些本土觀點的香港史,可惜為數不多,而且過於學術,並不吸引學生和大眾。恐怕︰

國族史觀的香港史依舊熱賣,大陸史家的作品會成為我們下一代的參考讀物。

灣仔的三聯,正門口擺放大量國內出版的書籍。這些書籍,能無聲無息地改變我們及以後的人對歷史的觀點。歷史看似很實在,無法改變。但試想,如果書店、圖書館只有由大陸史家編寫的香港通史…… 正如現在,除了《香港二十八總督》外,我也找不到另一本歷任港督的人物傳記。它錯漏百出、顛倒是非,踫上了對殖民地香港沒有認識的讀者,它的確能塑造人們對殖民地香港的看法。

更令我心寒的,是商務印書館網頁有關這本書的介紹[商務印書館 – 歷史的沉重]︰

本書分析討論的是,八十年代以來在大陸出版以及大陸學者在香港出版的香港歷史專著。 本來,早在上一個世紀末,便已有外國人開始為香港撰寫歷史;另外,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香港也陸續出現了一些香港史專著。這兩大類的作品,各有獨特的論述模式及策略,也展現了不同的政治內涵和意識形態,很值得深入探討,但限於篇幅,本書暫不會討論。

 

必須說明,雖然本書只處理了國內史家在過去十年左右書寫和出版的香港史,但這顯然並不是作者原來的意圖。作者原來的計劃是要把全書分成兩部份,除國內史家的香港史著外,另外會處理一些由外國人以英文寫成的香港史論述。這些由外國人寫成的論述裡面,不少都展現了嚴重的殖民主義思想,是必須受到猛烈批判的。但由於篇幅關係──寫完國內香港史的部份,已用上了十七、八萬字,本書只好先以專門論述國內香港史的形式出現。殖民主義的香港史論述,會成為下一個要努力攻克的課題,最理想是能夠運用他們的帝國語言,在英語世界對這些論述進行顛覆。

第一句,沒有說明作者立場,至少仍是事實。第二段,整整一大段,和此書毫不相干,立場相違。硬要老屈作者因篇幅問題,沒有批評殖民主義思想,「顯然並不是作者原來的意圖」。及後看到豆瓣的介紹,原來整篇內容簡介都來自豆瓣[歷史的沉重 (豆瓣)]。我去信投訴,卻石沈大海。堂堂商務,如斯態度,著實心寒。

 

3. 歷史否定主義

上年的反國教事件鬧得熱烘烘之際,不少人提出若要認識祖國應重新將中史科列為必修。回想初中的中國歷史科,悶得發慌。內容不外乎某某年某某皇帝登基,某某年立國,某某年亡國,因為天災連年,皇帝荒淫無道,奸臣掌權。仍然很深刻的記得某中史老師說,每個歷史事件必有遠因近因導火線,寫齊就有分。中學時候最討厭就是近代史和香港史。我只記得1842南京條約割港島、1860北京條約割九龍,1898租新界。至於1842年香港是什麼模樣,這個蠻荒之地如何變成今天的都會,卻毫無頭緒。反正為了考試,「放棄」民國和香港史方是正途,續又去背誦人名和年份。反國教後本土意識大增,又踫巧雙十節,多讀了了些民國史和香港史,大吃一驚,大開眼界。初中中史科的民國史和香港史悶得發慌,只因那些有趣的部份都被裁剪掉,致其殘缺不全、甩皮甩骨。

北京條約的地圖形容九龍半島為「此一帶皆係山岡不毛之地」[北京條約附圖],這個不毛之地如何漸漸蛻變成國際都會?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殖民地政府引進了什麼制度?制定了什麼政策?

至於民國,原來1927至1937年被稱為黃金十年[中國1930年代 ][南京十年], 民國政府制訂法制、整頓金融財政、發展教育、建設交通,努力廢除不平等條約,國家農工商教育新聞多方面均發展迅速。 民國法制和教育的發展讓人不禁聯想,如果沒有新中國,中國數十年前早已經掘起了。

中學的中國歷史科,會有這些殖民地歷史、民國歷史嗎?

改變歷史,其實很容易。中華民國、國民黨的支持者,五六十年代都逃到香港來,但今天的香港有多少人知道民國黃金十年的歷史? 民國的歷史只有軍閥割據,民不聊生 。

Professor Donald Kagan 在 Introduction to Ancient Greek History 第十九課 [The Peloponnesian War, Part II – YouTube][Transcript]曾談及古希臘史家 Thucydides的修改歷史的舉動。

These attempts to reverse opinion have had great practical importance. What happened in the past and even more important, what we think happened has a powerful influence on the way we respond to our current problems. What historians say happened, and what they say it means, therefore, makes a very great difference.

他以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各國的反應說明修改歷史的危險。一戰之後英美兩國均認為,同盟國和協約國雙方對一戰爆發都有責任,但凡爾賽條約只制裁戰敗方。英美因著罪疚感,在德國違反凡爾賽條約時縱容它,間接令它們決定裁軍和綏靖,即間接導致二戰。

現在的所謂中國歷史,奉唐漢為正統。時間上,如果我們上溯至殷商姬周,讀讀上古華夏文化,竟有點異國味道。地點上,遼、胡、女真皆為外族,四方皆為夷狄。埋在成都泥土裡的青銅文物,已有別於中原文物。遠至西藏新彊,自古以來就唔係中國領土,其所孕育的文明,故然非中土文化,亦非華夏文化。

古中國的歷史並非只有唐漢,近代亦非只有中共。多讀一些上古華夏、四方夷狄的歷史,多讀一些殖民地香港、中華民國的歷史,其所引起的感情,為政者所不悅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