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無力感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烏鴉呢?

再說無力感。

2005年,灣仔利東街重建,一切抗爭終徒勞,印帖商戶四散。大家對囍帖街的消失感可惜,重建巨獸下又一亡魂。2013年命名囍歡里,網上也見一番爭議。

2015年,利東街重建後開幕,變成高級時裝餐飲商場。此後,無論閒日假日,不論晝夜,皆門庭若市。

香港人,用腳、用錢投了票。

抗爭失敗,至少團結過、發過聲。一次失敗、兩次失敗、百次失敗,還是會繼續。因為這是大家的權利所在,一起堅守的價值。

然後發現,這不是大家的價值。或者跟本沒有所謂「大家」。一廂情願,無人稀罕。

雨傘再失望無奈,不及曾俊華龍和道集氣大會一記迎頭痛擊。[1]

#這個叫香港的地方
#其實我不認識你

 

 

[1] 袁彌昌半年前與同伴一同締造「曾俊華神話」,深知這個年頭公關就是王道。「曾俊華實驗更加癲,只要出到嚟四四正正,講返啲人話,為香港人做返一啲嘢,你見我哋(曾俊華)政綱中 23 條比林鄭毒好多,但都 okay 嘅,啲人都唔會理你。」【中間道.4】以中間之名 進撃的建制派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Advertisements

我的29+1

每天都在問,咁我地點。
很清楚唔想咁樣,但唔知想點,其實又可以點樣。
每個關於將來的問題,大都可以轉化為人生的意義。
每條問題都np-complete,大到我無從入手處理。

有時會想,寧願我們沒有選擇。點解你要係男人,點解?

希望一朝醒來,突然發現昨天的自己已經為明天的自己作了些決定。
可惜,每天都是今天。
今天太累,上上網,打掃一下,看一點書,賞花賞月賞秋香就好。

很好的偽裝,很像樣很靠譜的婚姻和工作。
其實願意commit,只因這兩者於我都是reversible。因為可以離婚和辭職,才願意一試。
也許這都是自欺,因為時間不能重來。試一年,就過一年。
讓我自欺一下,什麼都還未決定,什麼都有可能…

始終不願面對終期於盡。
希望現在仍是29-4,讓我再揮霍一下,再逃避一下。

Birthday Wishes

呢幾年既生日願望都冇變過,都係呢三個

 

(1) World Peace

希望少D武裝衝突啦。

呢樣野真心唔明,唔覺得好無聊架咩?

整鬼爛晒D地方咁做乜野 (drone footage of Aleppo, 當然有更多衝突係冇媒體去報導)

或者有人覺得為左某D野,係可以justify去犧牲一D人 (such as 繁榮穩定既經濟發展)

或者好似1984 O’Brien話,to seek power for the sake of power。

真心唔明

 

 

(2) 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

其實如果比少少時間去理解下而家有既資料,就會發覺人類文明都真係幾危。

近幾年,每年都比上年熱,每年都破紀錄。

氣候變化最恐怖既地方係冇人知會發生咩事。地球熱左幾度之後,Crop production會少左,糧食危機、水資源危機、好多山火、好多打風… 呢D就已經知道左。或者過左某個 tipping point,之後會有好巨大既變化,係冇人知。(2016年恐成史上最熱 全球海冰反常融化 天文台長:愈來愈大鑊, 睇下2016條線同前幾年完全唔同….)

一個 IT system 複雜少少,大家都會覺得︰「冇事冇幹千祈唔好搞佢」。地球既氣候,其實係個極複雜既 system,再加上整壞左應該冇人識 fix。

通常話升溫2度以內係 safe limit。Base line係工業革命前既溫度,而家已經去左1.5度…

溫度加得幾快係取決於greenhouse gas concentration,個concentration升跌係睇emission,所以成日講緊既 CO2 emission 只係講緊個acceleration。

睇到話 “Worldwide carbon emissions were flat for third year in a row“,只係溫度上升的加速度冇再上升。即係如果 Plot 條 Temperature-Time Graph,dy/dx > 0,只係 d2y/dx2 = 0 。

我覺得仲話控制到既人其實都真係好樂觀…

我地呢一兩代人,係要面對一個… 自人類進化成人類以來都未見過既氣候。

祝君好運

 

 

(3) Accountable Government

愈睇愈唔知道,到底一個理想既政制應該係點。現代既民主制,都算係 trial and error 出黎,算係咁既制度。

Plato 同 American founding fathers 都抗拒直接民主制,再加上 Brexit 同 Trump,真係會又再質疑呢個制度。會唔會有D民主制既前設跟本就錯左。

早排睇左D講 Roman Empire 既資料,科學鑑證結果話 slave 同 master 食既野其實一樣,都係有魚有肉。佢地個 slavery 制度就好似個包食宿既 employment,仲有D好 highly skilled,好似醫生。但做 slave ,就唔係 citizen ,冇左政治權利,財產繼承權等等。而 slave 同 freeman 只係個 legal status ,係有得轉既。

或者,會有人選擇放棄 freeman 既身份,但求溫飽。或者,人各有志。

我係咪質疑緊D普世價值,都係唔好再諗落去啦…

 

 

其實,都唔知道點樣係好,到底想見到D野變成點樣…

 

 

安身立命

見到有人 post 話 xanga 可以 export archive in wordpress format [1]。

其實我一直都有 save 低自己寫既野。

所以,就係度睇舊 post 啦。

 

有一篇,是畢業那一年的︰

大學畢業,到底要點樣樣?
廿一歲,到底要點樣樣?
希望找到我的位置。

 

但,
其實找不找到又有什麼分別?
我始終都會有我的位置。

 

為什麼要被需要?
為什麼想自己為身邊的人帶來好處?
為什麼呃飯食需要覺得不該?
為什麼能人所不能時會沾沾自喜?
為什麼沾沾自喜時要抑制表現?

 

因為自大,同時又討厭自己自大。
古怪心理。

 

也許是沒有意義的世界,給沒有意義的人類開的玩笑。
「傻啦,你好緊要架。」

 

這些年,一直都沒學會安身立命。

愈益熟悉如何處世,距離活著卻更遙遠了。

都為什麼?

好荒謬

 

[1] 重溫 Xanga 80後、90後7大集體回憶 | LIFESTYLE | 新Monday

懶惰無用的傢伙 – 否決假普選大奇蹟日

否決假普選大奇蹟日

建制派去中聯辦認錯,我諗起呢一幕…

康熙道:「你去傳十二名小太監來。」韋小寶答應了,出去傳呼。這些小太監在布庫房中練習撲擊已有數月,雖然沒什麼武功,但拉手扳腳的本事都已不差。康熙向十二名小太監道:「你們練了好幾個月,也不知有沒有長進。待會有個大官兒進來,這人是咱們朝裡的撲擊好手,我讓他試試你們的功夫。你們一見我將茶盞摔在地下,便即一擁而上,冷不防的十二個打他一個。要是能將他按倒在地,令他動彈不得,我重重有賞。」說著拉開書桌的抽屜,取出十二隻五十兩的元寶,道:「贏得了他,每人一隻元寶,倘若輸了,十二人一齊斬首。這等懶惰無用的傢伙,留著幹什麼?」最後這兩句說得聲色俱厲。

八十後

八十後這一代
出生時,中國和政制改革擦身而過
於童年嘗過最後數年港英的繁榮安定
成長期間見證香港百年基業漸受侵害
未來三數十年,香港前途問題將繼續纏繞
退休之時,剛好就要面對五十年大限的到來

明天的政改表決,似已不再重要。